蚯蚓

大葱价格大涨

来源:大葱 作者:大葱
大葱价格大涨 继蒜你狠姜你军豆你玩之后,今年的大葱价格飙升,被戏称为葱击波,又引起人们担忧。因此,有必要了解农产品价格震荡形成的规律。 今年春节过后,各地陆续传来大葱涨价的消息,节前只有几毛钱一斤的大葱,到三月中旬竟然暴涨到每斤五块钱,北京

大葱价格大涨

继“蒜你狠”“姜你军”“豆你玩”之后,今年的大葱价格飙升,被戏称为“葱击波”,又引起人们担忧。因此,有必要了解农产品价格震荡形成的规律。

今年春节过后,各地陆续传来大葱涨价的消息,节前只有几毛钱一斤的大葱,到三月中旬竟然暴涨到每斤五块钱,北京甚至出现了10元钱买两根葱的行情,普通的大葱变成了“向钱葱”。最近几天,大葱价格虽然稍有回落,但依然维持在较高的价位。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一轮大葱价格的暴涨?

就农产品市场而言,其价格受到两个规律的支配:第一个是供求关系规律的影响。农产品的价格反映了农产品市场供给量和需求量的变化,当农产品供不应求时,农产品价格上涨;反之,供过于求,价格下跌,这是一般供求规律。但是由于农产品具有需求弹性较小的特点,不能随着价格的上升而有效地减少需求,结果导致供应量在其供需平衡点上下的微小波动,也会引起农产品价格的较大震荡。第二个是农业生产规律的影响。农业生产最显著的特点在于其季节性和周期性,当农产品价格上涨时,就算生产者想增加供给,由于农业生产的季节性和周期性的制约,一时也无法实现。而随着农户纷纷扩大生产后,又极易造成供给过剩,从而导致价格大幅下跌。有人形象地比喻农民种地就像“赌博”。农业生产的周期性决定了农产品供给难以对市场状况做出及时的反应,这是农产品(特别是小宗鲜活农产品)供求关系过程中的正常现象。在小农经济条件下,这种现象多是以过剩为特征,市场的“物价稳定”建立在大量小农户农产品“滞销”的基础上。众多的小生产者,多样化的种植,以自己消费为主,市场销售为辅,农产品滞销并不影响其下一年继续生产的积极性。然而,随着农村劳动力的大量转移以及农村生活方式的变化,分散的多样化种植越来越少,农民对市场的依赖越来越强,相应地对市场的调节作用越来越弱,这也是最近几年屡屡出现小宗农产品价格震荡的重要原因。

记者来到北京海淀区的一处蔬菜市场,整个市场记者只发现了两个商户在卖大葱。他们告诉记者,大葱价格涨了,卖葱的人也少了。在卖大葱的摊位面前,过了二十多分钟,记者一直没发现有人买葱。面对大葱价格的上涨,多数市民表示价格高的难以承受。很多人会少买葱或者购买大葱的替代品。

如何解决小宗农产品价格的震荡问题?人们提出的对策大致有三个方面:一是鼓励工商资本实行规模化经营。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有效措施,事实上小宗农产品之所以价格波动就是与分散种植的大量减少有关,规模经营不仅投入大,风险也大,在面临自然风险的同时,市场风险同样难以避免。加之资本的逐利性、投机性,使得规模经营者难以成为稳定的农业生产主体。二是主张通过加强农业信息建设克服农产品价格震荡问题。这一主张所蕴含的假设前提是农产品价格震荡源于农户缺乏信息渠道,造成农户们盲目跟风种植。事实上农业对市场信息反应“迟钝”是必然存在的现象,无论多么发达的信息系统对农户种植结构的调整都难以发挥作用。原因很简单,农业生产具有季节性和周期性,使得农民没有根据信息调整种植内容的时间和空间。三是打击游资炒作。持此观点者认为大葱之类农产品涨价主要是少数经销商囤积货源,游资短期恶炒等投机行为所致。商人低进高出,追求利润最大化,本无可厚非,况且囤积大葱之类的农产品风险也很大,炒作行为难以界定,打击也不是解决根本问题的办法。供给少了才可能被用来炒作。因此要在供给环节上下功夫。

对待类似大葱等小宗鲜活农产品,不可能像对待粮食那样,采用托市收购等宏观调控手段,建立国家贮备库,用以平抑物价。不是所有的农产品都是关乎国计民生的产品,一向作为炒菜配料的大葱价格飙升其实并不会影响老百姓的生活,更谈不上什么推高CPI的危险。从消费者的角度来考虑,尤其是对低收入消费者而言,可在一定范围内通过购买替代品来规避,也可以像几十年前过生活那样,在冬季多储存一些大葱在家里。类似大葱这样的应季性农产品,短缺往往是暂时的,很快就有“小葱”、“羊角葱”等上市替代。构建小宗农产品的专业合作社既可保护农民利益,又可通过稳定生产规模、储藏、减少流通成本等措施实现稳定的市场供应,是未来解决像大葱之类小宗农产品的必由之路。

记者来都章丘市最主要的大葱集散地之一——大桑村批发市场,村支书谢汝华告诉我们,每年这个时节都应该是大葱交易的旺季,每天通过市场发送的大葱至少有二、三百吨。但从今年开春到现在,批发市场里却一直是冷冷清清。

在大桑村的葱地里,谢汝华告诉记者,往年这个时候,地里的越冬大葱早该长出30公分以上的新叶子,并大批量上市,但今年年初以来的几次大幅降温,严重影响了大葱的生长。

 

文章称,对待类似大葱等小宗鲜活农产品,不可能像对待粮食那样,采用托市收购等宏观调控手段,建立国家贮备库,以平抑物价。因为不是所有的农产品都是关乎国计民生的产品。

文章建议,从消费者的角度来考虑,尤其是对低收入消费者而言,可在一定范围内通过购买替代品来规避,也可以像几十年前过生活那样,在冬季多储存一些大葱在家里。

而在章丘市赭山蔬菜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李家禄看来,尽管山东大葱出现了大面积减产,但这一轮的大葱价格暴涨,根源并不在山东主产区。对于目前很多媒体称大葱涨价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游资的炒作,新发地蔬菜批发市场的统计部主任刘通刘通也否定了这一说法。刘通认为目前大葱价格已经开始进入下降通道,但是供应紧张的状况还将持续一段时间,等到六月份山东河北等地的新葱上市后才能恢复正常状态。

在章丘市记者还了解到,为了赶上今年这一波大葱涨价的行情,一些往年从未发生过的情况也出现了。

文章分析指出,农业生产的周期性决定了农产品供给难以对市场状况做出及时的反应,这是农产品(特别是小宗鲜活农产品)供求关系过程中的正常现象。随着农村劳动力的大量转移以及农村生活方式的变化,分散的多样化种植越来越少,农民对市场的依赖越来越强,这是最近几年屡屡出现小宗农产品价格震荡的重要原因。

文章认为,因此鼓励工商资本规模化经营、加强农业信息建设、打击游资炒作等并不是解决此类小宗农产品价格波动问题的有效方法。而构建小宗农产品专业合作社可通过稳定生产规模、储藏、减少流通成本等措施实现稳定的市场供应,应该是未来解决像大葱之类小宗农产品的必由之路。

张长青告诉记者,他只知道怎么种地,对于销售的事情一窍不通。而作为批发商的老徐,也一直在跟远在北京新发地市场的儿子通电话,了解大葱的销售价格。他担心今天收购的这批大葱,运到北京之后可能挣不到钱。

二十个小时之后,3月26日下午一点,徐其龙的六万多斤大葱从上海运到了北京新发地市场。徐其龙的儿子徐克超在新发地的大葱加工区负责接货和交易。徐克超告诉记者由于上海天气不好,他的这车大葱上面粘的泥巴太多。

徐克超把大葱运到新发地市场以后,还要去掉大葱外面的叶子和泥土,重新打包。由毛葱变成净葱,才能卖给下一级批发商。看到大葱粘有这么多泥土,徐克超心里很是沮丧。因为大葱上面的泥土太多会直接影响净葱的出葱率。

徐克超说,今年大葱产地天气不好,直接影响了净葱的出葱率。同时因为汽油涨价,人工费用也提高了不少,使他的大葱销售成本比往年增加了很多。徐克超告诉记者,从上海运来的这六万斤大葱,除去7千块钱运输费、500块钱装卸费、2000块钱市场管理费和6000块钱加工费。按照净葱60%的出葱率来计算,每斤大葱的成本就增加了一块五毛钱。

卖葱的商户告诉记者,春节前大葱还不到两块钱一斤,春节过后大葱价格一下子涨到四块多,甚至五块多。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大葱价格的上涨?面对大葱价格的上涨,很多居民都说是贩卖大葱的人抬高了价格。然而大葱的零售商也说卖大葱越来越不挣钱了。

在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我们了解到,目前北京市场上销售的大葱,大部分来自上海、福建等南方地区。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原本并不“金贵”的大葱价格在短时间内翻着跟头涨?一起来看看我们的记者在大葱种植的源头----上海市进行的调查。

在上海市金山区吕巷镇的一片葱地里,二十多个农民正在刨葱。正在葱地里指挥刨葱的这个人叫徐其龙,是北京新发地市场的蔬菜批发商。每年1月至3月北方大葱生产的空档期,老徐都要从上海采购大葱发往北京。他告诉我们,今天他要收购的这片葱地大约有11亩,收购价是每斤1.5元。

如此算来,时加虎当初从农民手里包来的大葱,价格每斤还不到0.5元,现在以每斤1.5元的价格销售给北京的批发商老徐,每斤大葱他可以赚到1元钱。

“农户+经销商”的承包合作模式,是目前大葱种植和销售中比较普遍的做法。俗称“包地老板”的经销商在大葱刚刚种下时就与农户谈好价格,承包下农户所有大葱的销售,到收获季节再转卖给外地的批发商。时加虎包下的这片大葱,真正的种植户是42岁的农民张长青。对于自己种的大葱在城里的菜市场究竟卖到怎样的价钱,张长青并不十分清楚。

张长青其实并不是上海本地的农民,他种的葱地是通过土地流转租来的。张长青给我们算了一笔账,每亩地的租金是1000元,耕地150元,买种子120元,化肥农药800元,再加上雇人刨葱的工钱,总成本在2000元以上,每亩大葱的实际收益只有几百元钱。

在新发地市场,其他的大葱批发商也说葱价涨了,但是他们的生意也越来越难做了。

徐克超的大葱要卖给下一级大葱批发商,然后由他们卖给直接面对消费者的大葱零售商。今天老李以每斤3块钱的价格批发了四千斤大葱,运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东昌利华蔬菜批发市场,然后卖给蔬菜零售商。

老李说他做大葱批发的生意已经十多年了,往年他每天能卖七八千斤,多的时候甚至能有上万斤。可现在他现在拉四千斤还不好卖。记者跟随老李从新发地市场来到东昌利华市场。凌晨两点,市场上已经开始热闹起来了。蔬菜零售商陆续开始到来买菜。

老李说他今天批发的这四千斤大葱,除去60块钱运费、60块钱市场管理费、再加上摊位费、还有大葱掉叶造成的损耗,这一趟他估计能赚200多块钱。在市场上我们还采访了前来批发大葱的零售商。

来批发大葱的零售商告诉我们,除去大葱掉叶和摊位费,每斤大葱能挣五毛钱,要是当天卖不出去,就只能降价卖。

一斤大葱从上海农民的菜地里收购的价格只有0.5元,经过包地老板加价后转卖给批发商,就变成了每斤1.5元,加上长途运输费用、进入批发市场的费用以及进一步加工之后,大葱的批发价又翻了一倍。流通环节多,是大葱价格节节攀升的一个重要原因。不过,采访中大多数业内人士都认为,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北方主产区产量大幅减少,导致全国缺葱,供求关系失衡才是价格暴涨的最主要原因。再一起来看看记者在大葱主产区山东章丘的调查。 

谢汝华说,正常年份本地大葱的平均亩产在6000斤以上,今年大葱每亩的收成却只有2000多斤,减产幅度超过了60%。而持续的低温天气又推迟了越冬大葱的出苗和上市,导致北方市场大葱供应紧缺,批发和零售价格也不断攀升。但葱价上涨,并没有给种植户带来太多的收益。

山东章丘市葱农李家村:一亩地得投资两千块钱,去年卖四毛多,出六千斤,是两千多块钱,刚刚够本,现在是一块多钱,他产量很低啊,现在才出两千多斤,也是两千来块钱。

其实,早在2010年11月,鲜葱刚上市时的地头价格也曾经出现过每斤八九毛钱的高价,当时很多葱农捂着不卖,结果等到了2011年的4月份,市场上的大葱供大于求,价格一路跌到了每斤一毛钱,不少葱农把本钱都赔了进去,种植大葱的积极性也受到严重影响。

章丘市明家村农民刘瑞云:今年价格好,那时价格可不行几分钱一斤,那时栽了5亩葱才卖了一千多块钱,剩下的全剩在地里都没赚,所以今年就不种了,那种什么?种玉米,周围像您这样该种玉米的多吗?多,现在这个村子种葱的都少了。

谢汝华:这叫芽葱,春天一发芽以后,就开始长到这么高以后就可以刨了,不过今年这个葱货源很缺,现在很多老百姓就把(芽葱)给刨了。还没长到时候,就提前刨了。”

李家禄:这种葱以前是不卖的,历史上是第一次。长出来叶子才卖呢,干葱是不卖的。因为今年严重缺葱,这种葱也挺好卖,因为市场上没有啊。

让李家禄感到担忧的是,还没长出来叶子的干葱提前上市销售,可能会对未来的大葱供给产生不利影响。

李家禄认为,面对大葱价格频繁波动的现状,当务之急是要合理引导农民种植,减少流通环节的成本。

李家禄:一个是建立全国供需信息网站,让大家都看到,每年种植大葱全国究竟需要多少万亩,基本上根据这个数明年种植,不能忽上忽下,再一个是农超对接,城市的超市直接到农村和大葱的合作社,签订合同。”

面对大葱价格的大起大落,新发地蔬菜批发市场的统计部主任刘通给农民提出了一个建议,那就是种地的时候要盯紧种子。

 

大葱价格大涨由:蚯蚓,丰采蚯蚓网提供:http://www.qiuyin.org

栏目列表
蚯蚓网推荐